中国厕所进化史:茅坑里淹死过一个国君 2019-10-06 14:00

  厕所文明越发受到人们的关注,在国家的推动下,全国厕所掀起了的热潮,河南的厕所当仁不让,不但创造了全国厕所的样板,在中国厕所发展史上,河南出土也是响当当的。那么,厕所跟文明到底有哪些故事呢?

  河南的郑州、南阳、洛阳、焦作、信阳受到国家旅游局的表彰,被评为“2016年度全国旅游厕所先进城市”。而其中的信阳更厉害,今年11月19号,它拿到了全国“厕所优秀城市奖”。

  据说信阳的厕所形成了“一厕一所长、一厕一景观、一厕一标牌、一厕一档案、一厕一地图、一厕一文化”的建管模式。

  全市所有的公厕坐标数据都录入GPS导航地图,路边上的公厕指示牌有360多块,厕所还带着信阳的文化符号,大概30多种风格迥异的旅游公厕,居然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厕所闹,还能挂上全国性的荣誉奖牌,似乎是比较新鲜的。很多人都会有疑惑,为啥小小的厕所也能登堂入室?

  其实如厕不是个小事情,吃喝拉撒睡,五件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它占两件,跟我们这么息息相关,怎么能说是小事?

  农村厕所的经典形象是:三面墙,两块砖,一个坑。大家用的都是公厕,基本上就是挖个坑,周围用木头、秸秆或者土坯挡一挡,上面盖点儿茅草,就是个厕所。

  农民将这类公厕称为“茅厕”也是名副其实。卫生条件就不用想了,蛆和蚊蝇到处都是,粪便不能及时清理,臭气熏天。

  当你内急的时候,就知道,找个厕所有多难,七拐八拐好不容易看到个公厕,冲进去就无语了,那脏乱臭简直要把屎尿都吓回去了。

  至于旅游景区,且不说沿途没有公厕的踪影,景区里的公厕也是稀缺资源,人稍微多一点儿,那排队排的,尤其是女厕所,队伍排到外面太正常了。玩儿都玩儿不舒心,没有强大的公厕资源,人生仿佛都没有安全感了。

  咋看厕所都跟美、风雅扯不上关系,就是个污秽之地,但却有历史学家认为,厕所才是人类文明的起点。

  世界厕所组织发起人杰克·西姆说:“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最好去看它的公厕。公厕怎样,城市文明就怎样。”著名作家梁实秋也说过,察人观耳后,看国家则看厕所。

  也就是说,小小厕所藏污纳垢,却是最能体现人类文明的地方,在厕所空间,嗅觉和视觉的沟通是世界通用,是最直白的文明沟通。

  西周的《仪礼·既夕礼》中说:“隶人涅厕”,意思就是掘地为厕,满了就让奴隶把坑填上,再挖新的。“坑厕”可以算是中国厕所的始祖。

  那时候就不再是挖个坑了,而是类似挖口井,又大又深。于是公元前581年的一个中午,晋景公姬孺吃撑了,肚子胀去上厕所,结果掉茅坑里淹死了。有史以来,死在厕所的国君,他是第一人。

  秦汉的时候,厕所跟猪圈联姻了,叫“溷(hùn)”,厕所建在猪圈上头,有梯子或者修个坡道,粪便就直接落到猪圈里,让猪食用。

  汉代厕所的形式进一步丰富,城里有“都厕”,分男女,宫廷贵族貌似还有豪华的私人厕所——坐便器,“马桶”也是这个时期诞生的。

  商丘芒砀山西汉梁孝王王后陵墓中,挖出了中国最早的坐便器,难以想象,2000多年前,就有带着装饰、还有冲水管的石制坐便了,相当于今天的抽水马桶。

  至于马桶,据说是汉代李广射死一只猛虎,让人铸了一个虎形的铜质夜壶,用来尿尿,并取名“虎子”,后来唐朝的皇族先人里有叫“李虎”的,为了避讳就改名“马子”,慢慢的,“马桶”的俗称就有了。

  而中国史上最讲究的马桶则是后蜀皇帝孟昶的,用黄金打造,镶满七彩宝石。当时宋太祖赵匡胤灭了后蜀,把后蜀皇宫里的宝贝都运回汴京(今开封)。

  他非常喜欢这个马桶,但没想到这是便盆,准备用来喝酒,结果孟昶的宠妃花蕊夫人看到了大惊:这是先王的尿盆……

  明末清初,城市和农村的厕所都越发规范起来,甚至,清嘉庆年间,北京出现了中国最早的收费公厕,为了竞争招揽生意,厕主还会在厕所里放书籍供人阅读。

  明代王思任的《文饭小品》里详细描述了当时的帝都:公厕稀少,还收费,所以很多人都随地大小便,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不例外。

  京城满大街都是人和牲畜的屎尿,何止是一个巨大的厕所,还是一个巨大的垃圾站。这种状况直到清末才有所改善。

  如此看来,厕所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厕所无疑是中华文明的里子,如果出问题,会严重影响到面子,泱泱中华的璀璨文明,岂能毁在小小厕所手里?

  自2015年,全国厕所在国家旅游局的号召下,揭竿而起,各地使出浑身解数,在这个拉屎尿尿的地儿做足了文章,全国厕所呈现出一片“高大上”的气象。

  北京开发出首个叫“第五空间”的新型公厕,WiFi全覆盖,设置缴费设备、ATM机,可以给手机、电动汽车充电,废旧物资也可以在这里回收利用。

  西安在厕所管理方面想了不少点子,推行“所长制”。对公厕采取购买服务、以商养厕解决日常管理问题。

  而天津的厕所不但外表装饰得美,里面还有“标配”:喷香机、檀香、卫生纸、洗手液、防滑标志、婴儿台、储物柜、装饰画等。

  南京的厕所更牛,采用人脸识别技术自动“吐纸”。“刷脸”免费取纸,10分钟内只能刷一次,否则要收钱。既方便又杜绝了个别不文明的取纸行为。

  据相关部门统计,全国厕所启动以来,河南省共建设旅游厕所2578座,到今年年末要达到“数量充足、干净无味、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标准。

  厕所不仅仅是盖个房子那么简单的,得让人们不再为上厕所这件事而纠结,让如厕变成一件有文化的事儿。

  况且,厕所终归是个拉屎尿尿的地儿,文明是应该的,但“高大上”过了头,就很可能沦为华而不实的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