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出海:海外粉丝超7000万网文翻译成新兴职业 2020-11-19 15:27

  11月16日,“2020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开幕,来自英国、意大利、波兰、新加坡、巴基斯坦、菲律宾等的网文作家出现在黄浦江畔。根据阅文集团发布的《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数据显示,如今已有超过10万外国作家开始网络文学创作,原创作品超过16万部,既有书写奋斗、热血、努力等主题,也有浪漫爱情与科幻元素,中国网文的全球粉丝已超过7000万人。

  “《斗罗》是我看的第一本网络小说。”作家JKSMango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唐三通过成为魂师并最终振兴唐门的故事,启发他写下《我的吸血鬼系统》一书,如今,这本书在起点国际上收获1200万的点击量,有近11万读者收藏,获得国际读者推荐票总榜排名第一。

  JKSMango已经在中国做了快3年音乐教师,在此之前,他曾在英国尝试画漫画,但是均以失败告终。疫情的爆发,使得他不得不呆在家里,由此开始写作之路。“在英国,网络写作很难拥有一个固定的平台。”JKSMango说,发表小说的方法很传统,需要给出版社寄提纲,写完整本书才有出版面世的可能。但是在起点国际上更新,每天都能收获到读者的评论,这也让他有了创作动力。现在,他每天维持两本书的更新,连载5章小说,除了吃饭和睡觉,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创作小说。

  谈到中国网文,24岁的巴基斯坦作家XiaoMeeHee如数家珍。她读的第一本小说是蝴蝶蓝的《全职高手》,新鲜的游戏设定深深吸引了她;之后又喜欢上叶非夜的《国民老公带回家》、囧囧有妖的《许你万丈光芒好》,正是囧囧有妖的小说,启发她开始网文创作。在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上,她获得“最有潜力海外原创作家”奖项。

  “在巴基斯坦,没有奇幻文学,人们也不会看漫威式的超级英雄电影。”XiaoMeeHee说,她的朋友都喜欢看现实主义题材的爱情小说,这也是叶非夜在巴基斯坦受到普遍欢迎的原因。除了小说之外,她还酷爱电视剧和综艺,闲暇时分,她会在YouTube(油管)上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陈情令》《庆余年》。说到最喜欢的中国演员,“杨洋、黄子韬”从Almas口中脱口而出,熟悉程度不亚于一个中国粉丝。

  JKSManga和XiaoMeeHee都是起点国际旗下签约作家,也是10万海外创作者的缩影。根据《》数据显示,在起点国际的区域分布上,东南亚和北美作者最多;性别上,女性略多于男性;年龄大多集中在25岁以下,他们的写作,将引领海外年轻人的审美和消费。

  新加坡工程师温宏文拥有物理学硕士的学位,但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CKTalon”。他从2015年开始网文翻译,迄今翻译作品超过一千万字。在他看来,快节奏的“爽文”是外国读者的最爱,不少外国作家一直在模仿中国网文的“套路”写作,这也使得外国作家的成长速度极快。而在马来西亚译者JoeKitYong(以下简称Joe)看来,中国的女频小说在国外特别风靡。“看腻了国外言情小说的爽快与直接,中国言情的温婉细腻格外吸引人。”

  Joe坦言,起初“霸道总裁”小说很受欢迎,随着时间推移,读者也慢慢开始喜欢“大女主”小说。“中国网文已经经过20多年的发展,创意和写作都相当成熟,外国的网文还在起步期,他们的审美和创意,相比国内仍落后几个台阶。”

  在阅文集团海外业务负责人陈姗姗回忆里,网文出海的业务起始于2016年底,当时工作人员在网上看到自发将网文翻译到海外的翻译组,感受到海外市场的强大潜力。但是,当时翻译组没有盈利,完全凭借个人喜好,所有的翻译来源也是盗版文本,更新的质量和稳定性都不能保证。考虑到读者的需求,2017年,起点国际(Webnovel)业务正式上线。

  为了确保翻译质量,网站在成立之初,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全世界范围内招募翻译,一年后才开始正式起步商业化。“起初,团队一直在投入资金扶持翻译,但是产出数量不够多,市场供给远不能满足需求。直到海外原创功能开启,大量外国作家涌入网站,这也让我们意识到,海外市场能够自发生长、不断壮大,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根据《》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文市场的海外规模已达到4.6亿元,海外用户超过7000万人。《扶摇》在Youtube、东南亚电视剧网站上走红;Netflix上《天盛长歌》进入全球千家万户;《将夜》获得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最佳电视剧奖”......在《天道图书馆》的评论区,网友“Hevveh”留言称,这是“他看过的最好故事,书中包含许多独特有趣的情节,很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主人公的人格魅力,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令人神往。”

  不仅是改编成品,原著小说的改编前景亦被看好。囧囧有妖的《许你万丈光芒好》的改编版权和电子版权就向越南进行了授权。国内热播剧集《庆余年》海外发行涵盖全球五大洲多种新媒体平台和电视台。JKSMango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期待自己的小说也会被改编成影视剧,在英国的电视媒体播放。“有人告诉我,或许只需要等5年。”

  “也许有一批受众不愿意看书,但他可以看电视剧,也许不愿意看电视剧,但喜欢看动漫,总有一种方式可以满足他,这等于整个IP的粉丝群被无限扩大。原本的核心粉丝,他们有了更多的精神寄托。本来他们可能只探讨文字,但作品完本后,也许电视剧上映了,又可以探讨电视剧内容。”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说。他举例说,《庆余年》热播之后在海外的反响特别好,甚至有些读者在讨论古代的枕头是用什么材质做的。

  温宏文回忆,自己从2015年开始翻译网文,2016年成为起点国际的签约译者,见证“网文出海”的全过程,经他翻译的《诡秘之主》已成为海外最受欢迎的中国网文,连载期间创造全球网络文学订阅记录,总阅读量达到2500万次。不少外国读者认为,《诡秘之主》是一部国际化的小说,既蕴含东方人文思想,又具有世界风情,因此能够风靡全球,成为现象级作品,

  在他看来,翻译过程中最大的难点莫过于解释那些有中国文化的词汇,例如“金丹”“元神”“神仙”等,作为译者,能理解它的意思,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表达,这个时候,他不仅会借助资料,也会在网站上通过注释、图片等方式帮助读者理解。通过长期的翻译,他还积累了一个近700余字的专有词汇库,方便起点国际的翻译们共享。

  尽管出海的中国网文广受外国读者欢迎,但依然面临翻译不够细致、损失原作韵味的问题。CKTalon认为,译者的等级划分其实和中国网文中的修仙体系很像。如今,大部分的网文译者还处于筑基阶段,即根据原文,一字一句地翻译给读者,而金丹阶段的译者会让读者在读懂情节的同时,增加整体的可读性与流畅度。尤其是在人物语气的刻画上,会通过大写、粗体、斜体、标点符号等等各类的方法,让读者感受到人物此时此刻的情绪。

  元婴级别的译者则会弥补原作者在逻辑上的漏洞,并将原作者未表达完整的意思叙说完整。但由于尺度的把握较难,此类高阶译者目前较少。“目前,整个海外网文的翻译水平仍旧参差不齐。随着中国网络小说出海速度加快步伐,读者也将不断进化,跟多高阶译者将不断涌现。”CKTalon 说。

  在Joe眼中,一位优秀的网文翻译需要“中西合璧”:既了解东方文化,也了解西方文化,还要了解中国的流行用语,并懂得将其转换为英语,这样的人才是目前急缺的。例如中文中的“撒”一词,意译为“ stop showing love”,而joe特意直译成“ stop chowing dog food”并配上注释,为更直白地展现作者的寓意。“中文水平比英语水平更重要,因为英语能力可以慢慢提升,但对文化的理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

  成为网文翻译,改变了Joe的生活,起初他在广告公司做朝九晚五的工作,通过翻译,他获得更高的收入,内心也更有满足感。如今他拥有一个50人的翻译团队,大部分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不需坐班,只需带上电脑就能工作。“有个年轻人因为工作烦闷,先去巴黎住了一个月,又旅行去了中国,之后才回到马来西亚,在此期间,他所有的工作都通过线上完成。”

  Joe坦言,起初他对网络文学并不了解,但成为翻译之后,他爱上阅读网文小说,其中他的最爱是老鹰吃小鸡笔下的《全球高武》。“起初读到这本书,我就特别兴奋,没想到武侠可以和现代故事结合起来,能够做翻译,我感到特别幸福、开心。”Joe说。他的梦想是把网络小说翻译成更多语言,推广到更多国家。“我们现在大部分翻译的是英语,希望能让更多外国读者喜欢中国的网文小说,让中华文化传播到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