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档案解密:列宁为何严批孙中山? 2019-11-30 14:55

  孰知恰恰是因为这一点,孙中山居然触上了“雷区”,列宁强烈关注孙中山的观点,立即与之互动,孙中山在比利时《》上的文章发表后仅仅三天,便被翻译为俄文, 于1912 年7 月15日发表在布尔什维克的《涅瓦明星报》上。所谓两人同时“亮相”,指的便是列宁在这天的报上发表了其著名的评论孙中山及其主张的《中国的主义和民粹主义》。这份报纸收藏在俄罗斯国家社会历史档案馆的列宁档案中。当时没有电子邮件,信息传递和通讯条件远非今日可比。列宁的反应可谓神速,确是相当奇特的现象。

  列宁在文中也引述了孙中山说到的“数十上海”,但是他极其严厉地批评了孙中山的主张。列宁的《中国的主义和民粹主义》一文把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关于道路的分歧与中国联系起来。他认为孙中山是远离的情况下提出了与民粹主义者类似的主张。列宁的确抓住了孙中山的思想的核心:追求社会主义,说孙“主观上是社会主义者”,“热烈地同情被剥削劳动者,相信他们是正义和有力量的”。但是他为孙的理论定性:“从学理上来说,这个理论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分子的理论,因为在中国可以‘防止’资本主义,认为中国既然落后,就比较容易实行‘社会’等等,都是极其的空想。” 列宁遵循的基本是马克思《党宣言》中关于通过暴力和阶级斗争彻底砸烂旧世界的观点。他借用孙中山关于数十个先进的上海的提法,说要达到这个目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必须“在土地方面实行国有化以保证资本主义最迅速的发展”。至于中国的前途,列宁认为必须“批判孙中山的小资产阶级空想和观点”,同时保留他纲领和土地纲领中的“主义内核”。综观孙中山的文章可以看出,他主张的造成数十个先进上海的道路,就其本质而言,是养鸡生蛋,它没有高倡激烈的口号,看似缓慢,但毕竟是可持续的和平建设的发展道路。

  我们把目光转到这个时期的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便可以看出孙中山的主张并非孤立。他和列宁都有丰富的国外经历,1905 年孙中山访问过第二国际设于布鲁塞尔的总部—国际社会党执行局,会见过该局主席王德威尔德和胡斯曼,表述对他们的观点的同情并且流露从组织上与之合作的意图。那么这位王德威尔德持有什么政见呢?在第二国际里他是布尔什维克1905 年政策的激烈反对者。列宁因他反对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称他右倾机会主义者。1917 年苏俄十月后还是这个王德威尔德在第二国际的伯尔尼(1919 年2 月) 大会上严厉谴责布尔什维克的政策和策略,直言不讳地说,不能号召世界无产阶级进行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德国考茨基等人也强烈反对使用暴力手段谋社会改造与发展,他们主张“革新”资本主义制度,认为应当在这样的制度中调和劳资矛盾,谋求社会和平发展,故被列宁称为修正主义者或者无产阶级事业的叛徒。

  事实上无论对于1905 年的做法还是1917 苏俄后的一系列政策,孙中山都是持有异议的。1912 年盛夏孙中山和列宁的同时亮相,不仅加大了孙中山的知名度,更加重要的是两人亮明了各自的旗帜。

  值得注意的是,在苏联史学中,《苏联党(布)历史简明教程》把列宁的观点固化为国际主义运动的圭臬,成了相当长时间里不可逾越的经典:“为了上不犯错误,便要做家,而不要做改良主义者。”这就是为什么到1927 年国共后孙中山的三义成为国际严厉批判的对象,与国际关系围绕道路问题,一直在磕磕碰碰中演进。(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