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威武之师:探秘中国“绝密”军事武器生产线 2019-12-03 06:56

  重53吨,相当于38辆家用轿车,125毫米的大口径滑膛炮,炮弹初速高达1800米每秒,超过音速5倍,可以轻易射穿1000毫米以上厚度的均质装甲,行驶状态中可以向5公里以外的目标开炮,命中率达到80%,这就是中国第三代外贸型主战坦克VT-4。

  在火炮总装车间里,很多人都在提醒着我们,1958年,中国仿制前苏联T-54A坦克的100毫米线膛炮就出自这个车间,到2012年,跳动着中国心脏的第三代主战坦克VT-4终于在包头的总装车间下线。而今天这个车间能生产的第三代主战坦克上最先进的125毫米滑膛炮,这辆陆战之王手中的长矛,已经不输于世界上任何发达国家生产的坦克主炮。从零做到世界一流产品,中工在这个车间里,已经磨练了59年的时间。

  VT-4坦克能够自如地加速、急刹、爬坡,甚至原地360度转弯,全靠它安装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和一般车辆不同的是,坦克依靠履带行进,刹车、转向都集成在动力舱内。这台VT-4坦克的动力舱高达1200匹马力,而且是一颗名副其实的“中国心脏”,这也是我国第一代自主研发的动力舱。而就在5年前,中国还不具备研发和制造坦克动力舱的能力。

  VT4坦克总设计师冯益柏:“现代坦克在陆军当中的作用,我看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武器能取代。还是应了大家说那句话,它仍然现在是陆军之王”

  上世纪80年代末,冯益柏开始着手研制一款能够外贸出口的主战坦克,取名MBT-2000,在突破了一系列问题难点之后,中国的军工企业终于在1991年制造出了这辆战车。无论是防护能力还是火力,这款坦克都不逊色于同时代的对手,但始终有一颗肉刺扎在冯益柏心里,当时高性能外贸坦克的动力舱还依赖进口。

  这是第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中国人制造坦克动力舱的生产车间。2012年,第一辆坦克国产动力舱就在这个车间里组装完成,整个厂房占地相当于若干个足球场,拥有上千台加工设备,几百名技术工人每天在这里就能生产出上千种不同类别、不同尺寸的高精度零部件。高级工程师杨忠林正在随机抽取坦克动力舱内的零件,精度是他检验的重点。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高级工程师杨忠林,每天不离手的是一把千分尺,这也是检测工业产品精度最高的测量工具之一,每一个刻度代表百分之一毫米,也就相当于头发丝的十分之一,零配件上稍微有一丝误差都会暴露无遗。

  新一代坦克的动力舱采取的是液力传动方式。要让一个53吨重的钢铁车身急起急停,动力部件不仅要求绝对的精度,而且每一个零件的抗压能力也是容不得半点马虎。虽然这只是一个单一军事武器的制造,但这个任务对于工业生产来说,则考量着一个国家整体工业体系完备的程度。想要制造高品质的坦克动力系统,首要的前提,就是能生产符合特殊品质的特种钢材。这样的要求,对于已经在冶炼领域取得了多项成果的中国工业制造体系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强大的中国制造,今天已经能够冶炼出这辆坦克所有需要的特种材料,国家强大而完备的工业制造体系,给予了军工生产最坚实的基础。

  在曾经的一次国际坦克比赛中,中国代表队用了一夜的时间更换动力舱,而西方国家的代表队只用了45分钟,如今,由上千个零部件组成的动力舱和坦克车身的连接点只有三个,这一繁一简之间,凸显的是中国工业设计能力的提升,今天工程师们的目标,是要在1小时内完成动力舱的全部换装。如今,在日常测试中,原定动力舱换装时间是1小时,但这次换装只用了40分钟,比目标时间快了足足20分钟。这样的数据,作为外贸商品来说,是产品市场上的竞争实力。但对于一个国家的军事工业来说,则是制造水平最高端的一场展示。

  主战坦克毋庸置疑是一个国家陆军战斗实力的象征,VT-4已经开始装备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火控系统和信息化电子化模块。VT-4坦克上最尖端的观瞄系统,无论白天黑夜都能够在战场上远距离追踪目标,而这些信息,都将集中展示在这块驾驶舱里的宽温液晶显示屏上,这块中国人自己研发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平。但军事利器上的这个特殊装置,并非军事领域的独家发明,它集合的,是中国制造在这个领域里研发出的新成果。

  这里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工程师陆涛正在调配最新研制的宽温液晶材料,用这种材料制造的显示器,能够在零下45摄氏度到零上103摄氏度的范围内正常工作。就像中药配方一样,宽温液晶需要几十种化学原料,配比精度要求高达万分之一克,这样的精度控制,目前还没有机械能够做到,只能凭借人工完成,人手的误差可以说在千分之一。

  一个60寸显示器所需的液晶原料不到一克,这类化学品在国际市场的售价现在高达每公 斤3500美元,但高端的制造技术,今天的中国企业已经熟练掌握,而硬实力的军工产品,也在整体中国制造的高端平台上,得到了最前沿科技的支撑。

  除去材料和设备的因素,制造一件高端军事装备,还需要一批高技能的产业工人。 高级焊工李建国今天的任务是焊接坦克的主体,装甲钢的硬度比一般钢板高很多,碳当量更高,而这将大大增加焊接的难度。车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焊接而成的,而焊缝就像人的伤疤一样,一旦有小的裂纹就会不断延展导致整体开裂,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在焊接环节,绝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一辆VT-4坦克所需的电线千根,每一根都有自己的功能编号,它们就像的神经一样密布在车内。而胜任这项复杂且琐碎工作的,都必须是通过专业训练和拥有娴熟技能的装配女工。VT-4坦克可以在移动过程中发射炮弹,这得益于稳定器的帮助,但如果在制造过程中,存在误差的话,则会导致坦克无法快速精准消灭和打击对手,制造环节上的点滴失误,在战场上,则直接决定着生死。

  在眼前的这个工厂里,近8000个制造零件从各地汇集于此,今天要展开的是VT4总装。一台30多吨的坦克底盘已经吊装到位,完成扣装炮塔和连接履带两项最后工序后,等待这辆陆战之王的将会是第一次实弹射击。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副总经理曹福辉:“如果要靠人工装填发弹用20秒等你瞄准了敌人把你击毁了。”

  但这一弱点也随着中国工程师的最新研究而发生改变,作为最新一代外贸出口的主战坦克,VT-4 125毫米的滑膛炮还可以发射炮射导弹,攻击范围高达5公里。炮射导弹不光插上了翅膀还长了眼睛,用以清扫空中障碍。也就是说,坦克可以成为一个移动的导弹发射器,战场适应能力位居世界前列。称为捍卫国家的有利武器。

  西北的大草原,今天依旧宽阔的延展在大地上,即使身处在一个现代武器装备的试验场地里,我们的感受中,最深厚的,依旧还是这个宁静而和平的时代。在一个工业制造大国的生产链条中,强大国防给予这个国家的,更多是一种守望和平的实力。战争年代的苦难,今天的人们只能在博物馆的展品中,寻找到点滴直观的印象,而保卫家园,捍卫和平的使命,在一代又一代的军工人心中,始终在坚韧的传承。拥有着这份基础,今天的人们才能更好的守望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份力量,一个民族才能更踏实更稳健地去创造未来。

  为建军90周年隆重献礼,央视财经频道大型纪录片《威武之师背后的财经密码》,每晚21:15-22:00燃爆登场,深度解密中国威武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