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专业的真实现状——谈陈健坤的言论不实之处 2020-11-16 23:26

  终于知道此人为何报复社会学专业了,果然是因为曾被人伤害。望早日走出心理阴霾。(试问,如果有人带着这样的动机来跟你讲道理,那他讲的还是道理吗?)

  社会学界每隔几年都会有人挑起一波定性-定量的争论。但他们的交流都是在尊重彼此的基础上展开的。然而今天的这位海外学子则与众不同,他旗帜鲜明地扬言社会学要完、他要退出社会学。如果说陈某夸大其词的言论能让你信服,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是你所在的学校自身实力太不入流,要么就是你自己学识浅薄、信息闭塞。

  陈文中提出的国内量化研究水准落后、学者水平不行、学术造假等问题虽有切中肯綮之处,然,他的表述都过于夸张了,完全不足以撑起“社会学死球了”、“做的研究没意义”、“社会学专业是黑洞”、“社会学专业凉凉了”、“如枯骨一般的学科”的结论。以下仅就本人所了解的若干事实进行澄清,希望各位看客自行搜寻相关信息,自行判断真伪:

  国内大数据、计算社会科学研究也就是近5年的事情,一切都还处在起步阶段,相关论文产出十分有限,不成熟的地方肯定有,但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及“丑闻”。他却当做惊天要闻来宣传,似乎唯恐有人上当,似乎恐防你们这些年轻学子的老师居心叵测地骗你们进来学社会学。而这种阴谋论居然还有那么多人信?陈某对国内计算社会科学的反思和批判本来是有意义的,因为他谈的几点确实是圈内人有目共睹的,比如,国内大数据研究质量层次不齐;部分问卷质量、社会调查质量、量化研究成果质量不过关;计算社会科学圈子不成熟,引介最新知识的能力欠缺,导致技术方法不够领先不够全面;论文成果发不了NS(个人认为这一点不成立)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陈云松他们本身从事这一行,怎么可能不知道居然有人在NS上发过论文?我觉得拿这一点来说他以及全体社会学人无知真的过于自大。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陈某喜欢攻击别人的行事作风。陈云松老师在讲座结束后没理你,那你去写文章专门怼“大佬耍酷”的行为不行吗,为什么要把它与“社会学凉凉了”挂上钩?你是觉得陈老师不仅技术落后论文不行还自大轻狂不自知所以社会学要凉凉了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你可以把你认为最好的技术亮出来,用你的技术去论证“家国不幸诗家幸“、“百年社会学”、“城镇化不平等效应”、“阶层自我定位”等议题,用你的技术去吊打陈老师。不求发表,就算发网文也可以。如果各位觉得我这种“你行你上”的逻辑是强词夺理、陈某的批判立意是说得通的,那可否烦请陈某先别急着把话说太满,也别急着拿发不了NS说事儿,就事论事地谈,有问题摆问题,摆出问题了说问题,挂名攻击谢宇、陈云松、黄玉琴、郭于华是干的什么事儿?拿梁莹、冯刚的言行审判整个社会学界是干的什么事?这种做法只会让本该发挥建设性作用的观点埋没在无理的声讨中,围绕这种声讨而展开的对话也不会是良性的对话。

  国内社会学引进ssci考核机制是近几年的事情。由于历史原因,老一辈社会学家根本没有机会去西方高校接受正统的社会学教育——少数几个也仅如景军(哈佛人类学)、李培林(索邦社会学)、李友梅(法国政研院社会学)等80年代出国的学者,大部分人写不出流畅的英文论文、发不了ssci情有可原,这是所有圈内人都公认的常识,但这绝不是否定他们自身优秀成果的有力判词。仅仅拿他们发不了ssci来污蔑他们的研究能力,纯粹是为黑而黑。

  另外,国内引进新生代海龟学者也是近几年的事情,而且整个局面正朝着与国际接轨的方向发展,每年各个有实力的高校都在花重金引海龟回国,越来越多的年轻老师完全有能力发ssci,也有能力通过自身资源将国内学生与国际高校进行对接,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各位去打听打听清北人南复每年有多少社会学学生拿到海外名校的通知书,再去各个高校官网查查近10年来引进的的新生代海龟每年发了多少ssci,一目了然。陈某的那一套“落后论”说辞放在十年前还能骗骗人,放到现在若还能骗到信众,只能说你所在的学校自身实力不行,同时你还学识浅薄、信息闭塞。

  这一点我觉得是最没有必要回应的。我没想到都2020年了还有人鼓吹“文科无用论”,而且鼓吹者居然是是社会学出身的,实在惭愧!希望社科界同仁不要因为此人的言论而误解和判定整个社会学专业队伍的综合素养,更希望社科界同仁不要因为社会学的大数据化而否定其对人文精神的追求。作为一名社会科学研究者,如果没有理论素养和人文精神,只会跑数据,那一定不会在学界走得长远,也不会受人尊敬。充其量别人提起他来也不过是论文机器而已。这一点可以去问任何一位业内大佬,或者新生代海龟,都一定如此。陈某贬斥人文精神、否定人文学科,就足以暴露其学识涵养的浅陋。即便你学成归来,手里握有大批sci,但理底不行、学科素养不行、思辨能力不行,那你永远也成为不了别人眼中敬重的“社会学家”。就算成为了长江也只不过是一条干枯的长江。当然,如果你的人生追求就是如此,那我倒觉得你选计算社会科学是选对了道路。

  如果说陈某前面的言论是夸大事实的话,那么“专业顶尖学校博士大部分失业”这样的话就是完全是恶意抹黑了。我国拥有社会学博士学位授予点的高校只有那么二三十个,每年博士毕业生三四百人,大部分人都能找到对口的岗位。即便进不了985高校任教,也能进一本以上的高校。如果该博士毕业生的成果实在一般,也一定能在二本以上的高校任教,这是最差最差的底线。如果你是国外高校的社会学博士,回国后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在211以上的高校拿到教职,因为国内对于海龟的缺口仍然很大,绝不存在名校博士失业的情况。陈某的这一论调纯属恶意抹黑社会学。

  平心而论,如果真有社会学老师忽悠你社会学好就业,那他就真是的在忽悠你。因为除了经管外,几乎所有的人文社文科专业的就业竞争力都不会有本质差别。这本是众人皆知的秘密,根本不值得大张旗鼓地被当作阴谋来“揭穿”。而且我可以很肯定地说,社会学本硕专业的就业竞争力在人文社科里绝对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在这里,我就不点名指出竞争力垫底的兄弟学科了。对此,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的核心观点在开头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如果你想做学术、喜欢大学校园、喜欢反思和讨论、喜欢自由自在但并不富裕的生活,那么可以选择社会学;如果你想要中产阶级以上的物质生活、对做学问没有明显兴趣、并不想活得那么深刻,那么建议早点转行。这样的观点如果还被认为是在坑蒙拐骗、骗你们的学费、骗你们的智商税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公道可言了。

  另,社会学能读到博士,其就业目标就一定不是混迹社会职场,而是进高校做研究。我实在搞不懂,一个社会学博士怎么可能会跑去跟hr谈人文素养?陈某提这种假设有一丁点儿的引介意义吗?恶意引导,就为了黑社会学然后宣扬他的计算社会科学研究方向?

  再另,说一件不符合常理却被他当作法宝来抨击我的事情:陈某把我的评论挂在了他的原文中,并扬言因为他砸了我的饭碗,所以我来找他算账。我拜托你搞清楚一个基本逻辑:你劝别人别读社会学博士只会减轻我的就业压力,我感谢你还来不及为何会找你算账???

  陈文中提到过一个观点,大意是“中国研究是混职称的,大佬们靠这个忽悠新手,然后新手又去忽悠新手,形同”。这一点本应成为陈文中除了计算社会科学议题外,最值得当作学术议题来理性探讨的观点了,可惜他连这一点都没把握住。我通篇没有看到他是如何论证这一观点的。我只看到他在呐喊、鼓吹、抨击和嘲笑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于中国研究的营养输出。

  关于中国研究是不是伪命题,谢宇、周晓虹、翟学伟等人已经有过公开发表的论文。赵鼎新、贺雪峰、渠敬东等人虽未加入战局,但也旁敲侧击地表过态。这本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绝不是忽悠。如果陈某有高见,完全可以撰文商榷,把近三十年来关于中国研究的几个主要领域及成果(我帮他归纳:集体产权、社会产权观、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城中村、国企改制、单位制、社会分层、社会流动、社会融入、社会福利、社会运动、基层治理、征地、移民、维权、本土社会心态、本土心理及行为)挨个儿驳斥,把他振聋发聩的观点写出来发表在他看得上的期刊上。什么论据都没有就把它解读成式的学术骗局是为哪般?为了凸显你海外学子居高临下的尊贵地位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会专门写一个帖子,谈谈我个人对这几十年中国研究的看法,主要集中在流派、风格、方反思、价值反思等问题上。这里暂时提供一个小引子:35405/answer/1420492288)

  陈某的论证逻辑实在让人无法直视。芝加哥大学拿刘思达来造假=国内社会学要完蛋;梁莹学术造假=国内社会学要完蛋;冯刚攻击女性研究者=国内社会学要完蛋。这里的逻辑在哪里?我没明白。如果陈某真想证明社会学已经完蛋,是否可以用他所擅长的计算社会科学来做个实证分析,证明这一事实,而不是一边批判郭于华只会用“纸糊的理论”、“预先设定的价值观”来解释社会现象的同时,一边用纸糊的理论、预先设定的价值观来声讨整个社会学界。

  说到“纸糊的理论”,陈某在抛出“核心问题1:社会理论很多都是纸糊的”这一命题之后丝毫不去证明到底哪些社会理论是纸糊的,我通篇没有看到他论证过任何一个社会理论,仅仅靠“社会理论很多都是纸糊的”这一顶帽子横贯全文,劈头盖脸地骂。结合他对韦伯及理论研究的负面见解,不免让人心生疑惑:到底是陈某知道的理论太少,还是他只敢戴帽子批斗而不敢抛出观点让人商讨?

  陈某的用词尖刻无良,已然不是学术讨论。诸如“郭非常脏”的遣词造句随处可见,但凡一位受过基本高等教育的人是一定不会这样来评价前辈的。最起码的同行尊重体现了你为人为学的基本底线。我看到海外学子因为学习到了一丁点前沿知识后反过来辱骂国内学科建设前辈的现象实属痛心!你以为黑完社会学去舔经济学别人就会认你?你以为黑完整个人文学科去舔自然科学别人就会人你?当面笑嘻嘻地去跟大佬打招呼完事儿回头写网文骂他摆架子,当面笑嘻嘻地去跟前辈讨论问题完事儿回头写网文骂他们人品不行作品是纸糊的,这样的人以后谁会待见?社会学的人不待见你你以为学科的会待见你?你属实是把自己给玩臭了。